有一个桌游叫做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你就是先抽牌,由命运决定你的身份是狼人还是村民,接着,就要开始展开大战,最后到底是村民保卫家园获胜,还是狼人抢村成功,就看每一个人如何靠着细微的线索,去找到你的同伴,然后再合力把对方干掉。

所谓细微的线索就是,你要猜出玩游戏的大家,到底谁是狼人,谁是村民。

这游戏有很多不同的玩法,其中一种是,在抽完身份牌后,所有人得先闭上眼睛,只有抽到狼人的可以张开眼睛看清楚谁也是狼人,但却不能公开表态,于是,一场心理大战就要开始。

其他人只能凭着每关发出的攻击牌,来猜测到底谁是狼人,谁是村民,每个人轮流当村长(关主的概念)选下一关的攻击团队,这时,就是最刺激的时刻,因为大家会疯狂的用最无辜的模样,告诉所有人:「我真的是村民!」,当然,也包括狼人。

我喜欢和很熟的朋友玩这个,因为这样才观察得出谁的言行举止和平常不同,抓出谁在说谎的瞬间真的超过瘾的。

几天前,我们这群好朋友玩了一整个晚上的The Werewolves of Miller's Hollow,整晚我狂抽到狼人牌,而且狼人组还狂获胜,每次在最后亮出身份牌的时候,听见大家的惨叫和不可置信的哀嚎,我都笑到趴地。

「这游戏真的不能和演员玩,太可怕了!」朋友们恨恨地说。

「ㄟ,我根本什幺都没做,是你们自己想太多好不好!」我大声抗议。

我真的没有刻意假装什幺,但他们以为我「演」得很好。还有人挑出我在何时做了什幺事,认为那些都是我在欺敌的手段,对此我真的笑到肚子痛,因为我根本没有安排任何手段。

这是个值得玩味的题目,你曾这样吗?根本什幺都没做,什幺都没想,却在江湖传说中,成了个心机处处,计画缜密的聪明人?

由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演出的电影《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就是藉由这位神秘的第一夫人贾桂琳·甘迺迪Jackie,来思考到底什幺是真,什幺是假。

电影由她和一个记者所做的约访做贯穿,当时她的先生已经遇刺,她也搬离了白宫,整部片都是由贾姬第一人称的叙述,等于是她想说什幺就是什幺。

这实在是个很巧妙的安排,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到底传说中,谜样的第一夫人,真正是个什幺样的人。她在白宫的时期太短暂,在大家都还来不及更了解她的时候,她就被迫匆匆忙忙的远离,就此走入传说。

有人说她只是个小女人,凡事都是听先生的指示、有人认为她掌控慾强,很多事都是她在背后操盘,也有人认为,她就只是个爱慕虚荣的大小姐,其他什幺都不在乎…,愈多的传说,我们就愈觉得关我们的事,于是我们就愈想弄清真假。

电影里的贾姬,面对着那位她自己指定的记者,开始倒叙她与先生在暗杀事件前后的事。边回忆着,边对照着媒体对她的报导,她说了些话,有该说的,有想说的,但同样也有她没说,却在回忆里让我们看到的,也有说了之后,不让记者写下来的。

在真假交织的过程里,她突然愣愣的看着前方冷冽的空白,说:「其实什幺是真,什幺是假,我已经分不清了。」。

什幺是真,什幺是假,我们当然永远分不清别人的,但我们应该分得清自己的。当自己也分不清属于自己的真假时,让你拥有再多,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你,已经不见了。

玩那个桌游,抽到狼人是不能公开说「我是狼人」的,这是游戏规则,于是当我在当狼人的时候,也只能催眠自己:「我真的是村民,请相信我!」。可是当我看着那个即将要相信我的朋友时,我又会好希望他揭穿我的谎言,赶紧把我抓出来。

当走进生存游戏,就是这样,不是你走,就是我亡,在游戏里我们试着感受易地而处的为难,也想想,当在我们一直以为自己是受害者的现实社会里,我们真的都一直是受害者吗?

*延伸阅读:


《第一夫人的秘密》Jackie/上映:2017/02/24


几乎每两个镜头就会出现一次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她简直表演了一个人所能展现的所有情绪。由她前后交错不定的时序来回答记者问题的回忆中,我们看见了贾姬进白宫后直到先生遇害搬离白宫这两年多的日子中的改变,最后编导也很巧妙的安排了所谓真与假的选择,是非常聪明的电影。这绝对不单单是回忆录式的剧情片,在我看来,简直是心理惊悚片,过瘾。

我真的不是狼人!

图/本人提供